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> 资讯 >> 建言献策

关于破解企业用工难问题的建议

发布人:supermanager 发布时间:2012-06-07 17:06:46 来源:姚能宜

        

一、案由 

近年来,企业用工荒不断扩散蔓延,越演越烈,且已变为常态,成为社会热点和用人单位的难点。当前,在结构性缺人,即缺蓝领技术工人和管理人才的基础上,普通工人也日益短缺。

就全国范围说,虽然农民工总量在不断增加,但企业数量规模也在增加,用工量增多,新生代社会劳动力相对不足(温总理于3月5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说,2011年农民工比上年增长4.4%,其中,外出农民工增长3.4%)。

据有关部门调查,新生代农民工已占农民工总数的60%以上,在他们身上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。开拓眼界是他们的追求,成就事业是他们的梦想。但他们不像父辈那样坚毅沉稳,不再那么吃苦耐劳,跳槽现象突出,给企业生产和管理带来诸多不利因素。     

有资料表明,中国当前与美国19世纪50年代非常相似,都出现了乡村城市化和工业化的特征,企业用工呈现短缺现象。蓝领紧缺和一线工人不足并存,“短工化”现象凸现,困扰着企业用工。政府在为企业服务之中,应该着力破解该瓶颈。

、案据

(一)劳动力整体短缺。

有资料显示,中国每年新增就业人口的净增长量都低于新增加的劳动力需求量。有专家指出,我国已出现“刘易斯拐点”,即劳动力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。

“以前,80%的新增劳动力在省外就业;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,每年80%的新增劳动力开始在省内就业。”内地不少省市经济快速发展、就业机会增加、薪资待遇提高,使农民工纷纷“回流”返乡。尽管如此,中西部也开始出现招工难的境遇。(引自《新华网》<招工难向中西部蔓延>(http://www.ahradio.com.cn2012-02-07))。

(二)外地工期望失衡。

80后、90后青年接受了更多的教育,有着更宽阔的眼界,也迸发出了更多期待。随着整体经济条件逐渐改善,对薪资和福利待遇的期望值提高;而且需要自尊,体现个人价值,有体面劳动的诉求。由此,他们的就业稳定性往往较差。

但与此同时,绝大部分企业各种生产成本上升,企业赢利能力下降,已无法完全满足工人对工资增长的需求,呈现收入增长速度不及CPI 增速。

诚然,有的企业缺少人性化等科学管理,导致员工没有归属感。

(三)“新二元结构”障碍。

“新二元”门槛,使得农民工虽然进了沿海,却难以真正融入沿海。

由于外来工权益保障机制尚不健全,外来工还无法享受与本地市民同等待遇。子女就学进“流动人口子女学校”,或单独编班,尚不能平等享受所在地优质教育资源,且不能升普高;医疗保险须与养老保险捆绑,即如果不参加后者,前者就不能享受;社保分两种,一种叫“基本养老保险”(俗称“高保”),外省的只能转走本人投保的钱,企业配交的部分不能带走;另一种叫“低标准养老保险”(俗称“低保”),是地方性政策,出了本县市就无效;经济适用房无他们的份,购房贷款门槛高等。凡此种种,社会保障所存在的“二元”结构,使得他们十分心寒,流动性加剧。

农民工希望得到社会认可,目前在异乡较难实现。他们感叹:“这样的条件,怎么可能在异乡沿海长期生活?”

三、建议方案

开展制度创新,着力破解“新二元结构”,统筹解决外来务工人员在社保、子女就学、医疗、住房和户籍等实际问题,使他们能享受到与本地居民同等的社会保障,是继续发挥沿海优势,吸引农民工,缓解企业用工难的关键之一。

(一)中高考一视同仁。

提升“软环境”,加快教育资源同等覆盖农民工子女群体的步伐。目前,在我地的外地生已占半壁江山。如提案人所在的镇,2011年2月和2012年2月义务教育段外地生比率分别占了36.65%和34.87%。但至九年级时只剩下7.69%和3.05%(9人)。其原因就在于宁波地区各县市区实施外地生不能升普高,又各省普遍规定高考回原籍考试的政策等。南面毗邻的坎墩街道义务教育段外地生比例早已超过50%,而九年级就读的外地生人数也没几个。

取消中考、高考这两个“二元”政策,可减少相关部分农民工的回流。

(二) 社保跨地域流通。

实施养老保险全国跨区域接续,工作地企业所出的份额也能转入他们的帐户,这不仅能大大推动我国保险业的发展,而且能激励农民工融入工作地,间接提高了他们的工资待遇,解决了农民工养老的后顾之忧。

(三)帮助企业快转型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,正是日本劳动力成本上升比较明显的时期,各产业加速了机械化、自动化、智能化以提高劳动生产率的进程。

我们可以借鉴这些国家的经验。政府可通过信贷政策的调整,帮助企业转型升级,加大研发,采用新工艺和新技术,以提高效率和效益。

作为用人单位自身,加强管理,力争出精品,提升产品或品牌的附加值,提升福利待遇,留人留心。

另外,可挖掘本地潜在劳动力资源。本地有部分农民因不符合企业的用人标准,造成待业。80与90后新生代就业观念淡化,独生子女“啃老族”人数增多,造成一大批潜在的劳动力。通过政府投入加强教育培训,使他们具有一技之长后能就业,转化为有效的社会劳动力。

用工荒并非全是坏事,但如何平稳度过,值得大家关注和研究,以便采取有效措施。